中文 | english    
站内搜索:  

MCBM

 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那些电影里没有讲出来的真相 | 我不是药神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作者:admin 点击量:0

最近,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都被《我不是药神》刷爆了。

 

该片因为口碑炸裂,好评一路上升,仅仅2天点映时间,观影人次就冲破150万,票房超5000万,为此,影片甚至还提前了一天上映。

 

 

然而,不少医疗行业人士纷纷表示不平,天价药甩锅药企欠妥。

 

没有实践,就没有发言权。

 

天价药历来是医疗体系众多问题中最尖锐的一个,相信片中的白血病患者的愤怒和无奈,隔着屏幕,观众也都能切身体会到:买得起意味倾家荡产,买不起意味家破人亡。

 

 

影片中油头粉面的医药代表,一副唯利是图的嘴脸,很自然地让人把天价药归咎于医药公司“黑心”,但事实上,“黑心”只是表象,背后地逻辑更让人深思。

 

为什么药定价这么贵呢?因为新药研发成本高昂,风险大。

 

比如电影中药企的原型诺华,

研究格列卫花了超过50亿美元的成本,超过10年的研发时间。

一般药品的专利权一般只有20年,减去研发所费时间,真正上市收益的时间只剩不到10年的时间。

而且,格列卫在中国只有不到30万的白血病患者来承担药物,而不能像苹果手机,有十几亿人口来摊薄利润。

 

此外,格列卫其实只是极少数的成功的重磅药物,更多的时候,药企们砸钱、砸人,最后成功几率只有9.6%。还是以诺华举例,1997年到2011年,诺华公司一共在研发新药上投入了836亿美元的成本,其中只有21种药成功获批上市。

 

一旦重磅新药遭遇滑铁卢,药企轻则大规模裁员和数亿美金的损失,重则公司倒闭。

 

比如,2016年制药公司Infinity,其血液肿瘤药Duvelisib用来单药治疗晚期惰性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,试验应答率只有46%,远不如吉利德的Zydelig。于是,合作对象艾伯维终止合作,Infinity直接裁减的科研人员占到总员工数21%,股价暴跌66%。

 

 

 

不知从何时起,印度仿制药成为了许多中国患者的最后救命稻草。不少患者表示:原研药这么贵买不起,为什么印度就能制造出便宜且药效一样的仿制药?中国为什么不能像印度那样推行专利强制许可呢?

 

让我们先来看看格列卫正版药和印度仿制药的价格组成:

  • 一盒23500元的正版药,10%是制作成本,剩下90%是研发成本

  • 一盒3000元的印度仿制药,制作成本是470元,研发成本与原研药相比,可以低到忽略不计。

 

如果印度仿制药如果在全世界推行开来,原研药厂研发成本如何回收?回收不了成本,还是难逃破产的结局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既然仿制药都这么挣钱了,谁还会去研发新药呢?新药无人研发,对于那些尚未有治疗药品问世的患者,何尝不是一种残忍?


原研药不是不仿,而是过了专利期就能仿。比如影片中的格列宁(现实为格列卫),2013年在华专利期仅过期2个月后,CFDA就批准了豪森和正大天晴的仿制药,江苏省也已经把格列卫纳入医保。

 

就在昨天,还有一个好消息意味着白血病患者的费用可以再降一点!

江苏豪森确认收到 CFDA 核准签发的化学药品「伊马替尼」(格列卫的通用药品名)的《药品补充申请批件》,成为该药品首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。

 

影片最后,白血病患者终于在医保的帮助下,吃上了药,是一个大团圆结局。不少人感慨程勇的付出没白费,国家终于引起了重视,同时也很自然地问:为什么不把其他药也纳入医保?

 

答案很简单:医保黑洞。

 

▲数据来源:财政部网站。剔除两项基因的财政补贴收入,只看收支差距

 

2011年,为了解决广大城市无业者和自由职业者的医疗问题,组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。该基金当年保费收支亏损1651亿,此后越拉越大,全靠财政补贴。

2014年,为了覆盖更多人,城镇居民医保与新农合整合,设立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,亏损规模持续扩大。

就这样,医保基金和养老保险一道,随着保障面的扩大,把社保基金拉入整体收支亏损(未计入财政补贴),而且越来越亏的境地。

 

此外,我国正在步入老龄化社会(医保使用者增多),加之二孩潮还在酝酿(医保缴纳者尚未到来),医保资金青黄不接之际,纳天价原研药进医保,谈何容易?

 

纳入医保的幸福,只能是少数一部分患者才能享到,目前,医保谈判成功的药品在我国的销售规模约为100亿元,仅占抗癌药物总费用的9%。

 

更让人忧心的是:我国近两年国外新药上市速度大大加快,国内抗癌用药与国外同步已经不再是大问题。到时,“药品在中国已经上市,但患者因没入医保无力购买”的矛盾会更加尖锐。

 

 

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?

 

 

 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国家基本采取的策略是:医保谈判集采降一次价,仿制药替代再压一次价。

 

 

医保谈判+仿制药替代,降低医药费

 

在2016年和2017年通过医保价格谈判的39种药中,抗肿瘤药物共20种,占比超过一半,经过谈判的药品价格平均降幅在40%以上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肿瘤患者的经济压力,与此同时,医保报销也能为患者减负,比如上海,患者最高可报销34万。

 

然而随着癌症发病率及死亡率的不断提高,2016年我国抗肿瘤药物的总费用约为1110亿元,并仍以10%以上的增速持续上涨。

 

因此,除了医保谈判,仿制药替代是一条重要解决途径。

 

针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,国务院、药监局及各地药品招标,均出台了相关优惠鼓励政策,比如

及时纳入采购目录;

严格落实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的要求;

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、原研药按相同标准支付;

 

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副会长张自然博士曾发文表示,如果原研品种被国内仿制药取代,理论上可以节省280亿~420亿元。

 

 

基础医疗保障之上,探索商业保险

 

前面说了,在中国原研药在专利期受法律保护,其他厂家不能仿,如果没有纳入医保,那就全部需要自己承担。影片中说“房子被吃没了,家人被吃垮了”的老人,就是这种情况。那该怎么办呢?

 

我国是一个经济发展不平衡而且国情相对复杂的国家,国民的医疗保障需求也纷繁复杂,必须建立多层次的医疗保障制度,针对不同消费能力、不同医疗需求的人群,提供不同层次的保障服务,来抵御疾病带来的风险。

 

在基础医疗保障的基础上,探索商业保险成为一条新途径。比如大病医保,财政拿出资金为贫困户买保险,贫困户出小头甚至不出,利用商业保险这个杠杆,集合更多的资金发挥共济作用。

 

考虑到医保资金入不敷出,各地政府财政情况不一,商业保险已经成为普通家庭基础医疗保险不可或缺的补充,可以在不同层面发挥各自作用。

 

比如在影片中的老人如果提前购买了健康险,就可以避免倾家荡产买药的悲剧,因为这种情况可以纳入健康险的报销范围内。

 

影片中,张长林感叹程勇靠一个人拯救不了所有白血病患者时,曾说:世间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穷病。这句话引起不少人的共鸣。

 

 

在大家诘问社会医疗保障不完善,感叹穷病要人命的时候,也请记住:只有大家一起来为推动医保完善做努力,群策群力,才能推进国民医疗体系的健康发展,而不是作为一个局外人,在指责声中失去了对医疗体系的信心,怨天尤人。

上一篇:世界卫生组织发布针对中国居民的防癌建议
下一篇:精准医疗如何能将“治”变为“预”?
 
 美国美罗凯生物医学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3028740-1号 咨询热线:400-6688-886